陆星槎

吃云亮、信白、铠宝、杰佣。低产,极易半途而废。

笙哥犯二现场(?)
果然和君书道长是一家人啊(bushi)
私心打笙书tag

p1新秀一条同队,打麻衣本第二个boss时要求t怪的君书。不想当t的武当不是好gay(?)
P2侧面宣誓主权的君笙
P3退队后卖萌的君书,对自觉退队留给他们恩爱空间的大家的爱的表达?

从性格上来看攻受非常明显啊

【杰佣|ABO】LIMIT

接上文

微凌虐情节注意*
发车注意*

传送门见评论区

【杰佣|ABO】LIMIT

微凌虐情节注意*
发车注意*

本来想交党费然而肝不动了
把车头发上来逼自己写

传送门见评论区

【云亮】去往你眼底星海-②

*诸葛亮视角回忆向

cp:皇家上将云&星航指挥官亮
扫雷:无

转过几个拐角之后,诸葛亮捏着那几封情书丢进了垃圾桶。
跟在他背后的赵云看得一愣。
诸葛亮径直从赵云怀里拎走保温饭盒,边掀盖子边抱怨空间军事学院这边食堂的饭画风奇异而且难吃:“食堂师傅在食堂待着真的是屈才,能想到荔枝塞肉、西芹汁兑酸奶这种菜式的都应该调去武器专业。”

赵云却没接话,温温吞吞地冒出一句:“你那样……会不会不太好?”

诸葛亮笑了,心想你赵子龙到底是个老实人。
“我又不打算看,留着垫桌子吗?”

他还想说点什么,却突然被从背后抱住了,那臂弯温暖而有力。
诸葛亮只觉脑中一白,听见赵云极小声地说,谢谢你啊。
然后像是怕自己的举动会带出出什么微妙的氛围似的,赵云很快松开了。
诸葛亮抬手揉乱赵云的头发。
“傻子。”

指挥官的眼底是一片春日里温和的湖水,面部线条柔软得不像话。
“他有时候,其实挺怂的”

有时挺怂的赵云表白表到一半就卡住了。那是在小长假时学院联谊活的时候。大家白天一起爬山,晚上一起露营烧烤,围着篝火畅聊未来。
负责准备的人忘了带烧烤钳,就蹿蹈着让人去附近营地借。大家一致推荐赵云去跑这趟腿,理由是“子龙那样亲和力超强的大帅哥去定然马到成功。”妹子们又说他一个人孤零零不太好,万一陆军学院院树赵子龙被撬墙角,陆军学院的脸往哪搁。所以建议诸葛亮也去,负责监督。
赵云就是在借到烧烤钳回来的那段路上突然抓住了诸葛亮的手,诸葛亮一回头,看见赵云的脸红得像是被霞光映照的天边。
“孔明,我……”
“你?”
“我喜……”
“啥?”
赵云一咬牙一狠心,摁住诸葛亮肩膀便凑过去,刚要亲上又生生止住。诸葛亮看着一脸“视死如归”的赵云,低声笑着,扣住赵云的后脑勺,完成了他们的第一个吻。
那天晚上他们故意坐得离篝火稍微远一点,在阴影中紧握对方的手。

“所以说,还是多亏了我。”指挥官有点儿小得意。

  
“后来,我得到了空间军总部实习的机会,他去了皇家部队。”

【云亮】去往你眼底星海-①

*诸葛亮视角回忆向

本文cp为:
皇家上将云&星航指挥官亮
扫雷:无

接待室的天蓝色窗帘拉上了,透过窗帘的的炽热阳光将接待室染成忧郁的蓝色。
坐在接待室雅致的白色沙发上,指挥官用手肘支着沙发扶手,额头轻抵上交搭的指尖。
“我们很早之前就认识了。”



有着清秀脸庞的小男生被几个坏小子堵在学校附近的小巷子里,被推推搡搡,却依然冷着脸紧抿嘴唇。
为首的小孩做出一副电视上学来的流里流气。

“喂,诸葛亮,你求饶几句,再给大爷磕个响头,我就放过你,怎么样?”

小男生没作声,胸口上就挨了一拳,嫩生生的脸上被啐了一口。

“就看不惯你这副样子……自私鬼!考试的时候帮助一下同学又不会怎么样。”
“装什么乖孩子,老师也是有毛病,拿你当榜样来训我们。”

为首的小孩越说越气,还要动手,却被突然钻出来的另一个小男生一拳放倒。诸葛亮刚认出那是隔壁班的赵云,就被对方连扯带拖地冲出了小混混们的包围圈。

诸葛亮回过神来,第一反应是赵云把他的手攥得好紧好痛,然后就注意到赵云的校服领子没翻好。

他们直冲到学校门口,手拉着手,气喘吁吁,脸色潮红,看愣了看门的老大爷,
赵云松开诸葛亮的手,笑得一脸阳光。
“我叫赵云,你隔壁三班……”
诸葛亮把脸别到一边,抬手抹一把额角的汗珠。
“我知道。”

“啊?”赵云有点儿懵。

“我知道你是三班的赵云。”诸葛亮的语气里有着点被感激冲淡的气恼。“你……你平时在学校里干嘛老看我。”

赵云挠挠头,有点儿不好意思。
“我总听老师夸你聪明,就想着你是不是有点什么跟我们不一样……就没忍住多看几眼。”

诸葛亮低头盯着鞋尖。
“算了……今天的事,谢谢你了。”

 
指挥官平日里总带着沉稳神情的脸上漾开一抹微笑。
“我们挺合得来,一直到上了初中是很不错的朋友。”

高中时,成绩优异性格孤僻(或者说,认为“作为天才的我没有和你们交流的必要”)的诸葛亮依然吸引着羡慕嫉妒恨的目光。更有甚者并不安于仅仅用目光表达感情,他们付诸行动。
明面上对于天才只能仰望,背地里却能给这个不怎么爱搭理人的家伙找点麻烦。课本被扔进水桶,笔记莫名其妙少了一页,对于那段时间的诸葛亮来说是常事。
赵云学会了把被弄湿的书包上塑料袋放进冰箱,以保证最终书页平整。还养成了记笔记的好习惯。


“而且,我们都对军队很感兴趣,而且很巧地想去同一所军校。”
“后来我们倒也都过了录取分数线。”


不同的是,诸葛亮的分数高了分数线九十多分,而赵云仅仅是刚好过线。
填报专业的时候,赵云突然把鼠标光标停在其中一个专业的简介上,伸手扯扯低头整理专业简介摘要的诸葛亮,问他:“要不要试试这个?”

那是在空间部队战略运作的前中,几所直属政府的军校都开设了相关专业,以培养空间军事方面的专业人才。
诸葛亮被空间军事战略研究专业录取,赵云没有。
后来赵云接受调剂去了陆军学院。


“虽然根本不在一个校区,但是他经常来找我。”


陆军学院的食堂出了名的好吃,所以赵云挤地铁来找诸葛亮的时候怀里经常抱着个保温饭盒。他头贴着车窗,紧紧抱着饭盒在地铁上眯一会,一睁眼就到站。

有一次诸葛亮还在上理论课,突然被同桌扯了扯袖子,一抬头就看见在教室窗户外面抱着保温饭盒的赵云,觉得对方怎么看怎么像只兴奋吐舌,尾巴乱甩的大金毛。

他下了课,一出门却被几个女生叽叽喳喳地围住。不由分说地塞给他几个颜色十分少女心的信封。

诸葛亮的目光越过女孩们的头顶,看见不远处的大金毛耳朵耷拉了下来,尾巴也甩得不那么起劲了。

诸葛亮却突然有点儿开心。

【路米】骗-②

本文cp为Lucifer&Michael
有参考现有宗教典籍
私设如山
扫雷:
Lucifer年下设定
天使双体设定

我夜半醒来,发现面前的熟悉脸庞已经长出了少年的棱角。浓密的眼睫之下,是深幽美丽的晕影。
温热地徐徐拂过我脸颊的,是他的鼻息。我们在睡梦中面对面,离得很近很近。
我侧身,离开那个危险的距离。
第二天早晨,他睡眼惺忪地对我道早安的时候,我告诉他,我把隔壁收拾出来了,他可以睡在那里。
他那点初醒时的朦胧迅速退了个干净,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说,好吧,如果你想。

他的身子顶着门板,从门缝向内张望。
“你们在谈论什么?”
我在内侧用力推着门,将他的视野局限于那一条缝。
“我并不能告诉你,亲爱的,这是支配天使的内部会议。”
“嗯哼?”
“你不够强大。”

我扬起手,狠狠地甩了他一巴掌。
在他拒绝向亚当•弥赛亚行礼之后。
他讶异地瞪大眼睛看着我,眼底溢出泪水。
然后,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。

我看见了,他逐渐成形的原罪。

门吱呀一响,我在纸面划动的笔尖微微一顿,留下些许紫罗兰色的墨迹。
我能感觉到背后的目光,清楚站在门边的人是谁,却并未回头。直到听到那人退出去,门被带上的轻响。

我抱臂站在门边,看着他抱起被子和枕头。

他看着我,眼神委委屈屈地闪烁。
“从今天开始,我不回来了。”

闹起脾气还是小时候的那一套。

我从从背后将他纳入怀中,用手臂圈住他已成长为少年的、已显出日后挺拔迹象的躯体,收紧臂膀,用力得像是想要将他嵌入自己的身体。

“你干嘛...”
“你能不能轻点..我有点难受了,米迦勒...”
嘴上说着这些的他,却乖顺地依偎着我。
简直像只小羊羔。

我抱紧他,尽力忽视鼻腔里弥漫开的酸楚,以维持声音的平静。
“路西斐尔,今天父神提醒我,你应该去第六天了,智天使们就教授你很多东西。”
我甚至成功地露出了笑意。
“你应该去,会很有意思的。”

我终于意识到我失去了什么,是在我又一次完成公务回到第四天之后。
已经不会有一个小东西哭哭啼啼着黏上来了。
可是我把那个会站在玄关处鼓着脸颊看着我的少年也一起弄丢了。

“Michael,为什么你总是跑来跑去呢?”
“父神他总有一些事情需要我去做。”
“什么嘛,至高无上的造物主也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?”

至高无上的造物主,被混沌创世律所限,无法直接介入自己所创造的世界。
我是Michael,他的介质之一。

【路米】骗-①


本文cp为Lucifer&Michael
有参考现有宗教典籍
私设如山
扫雷:
Lucifer年下设定
天使双体设定

他把温暖宽厚的手掌放在我的肩膀上,推着我走向窗台。
“你看到他了吗?我的孩子。”
“看到了。”我回答说。

我把Lucifer接来第四天。
他在我的住所里跑来跑去,撞翻了Raphael亲手雕刻的石像——据Raphael说,这个奇形怪状的,像是被人揪着翅膀在墙上摔了三天三夜的玛门一样的玩意儿是我。
“喂,这里可真大,一直都是你自己住在这里么?”
他固执地用一个略显冒犯的音节来称呼我。
“叫我Michael,或者哥哥。”
我弯腰扶起那座雕像。很不幸,这个可怜的玛门现在看上去就像是又被人揪着毛摔了三天三夜。
“可是你还可以是姐姐!”
“……Gabriel可能更愿意那样做。”我皱着眉头,看着他搬来小板凳踩着,把门口玄关处的风铃摇得叮当乱响。
他回过头,带点认真地看着我。
“可是啊,如果那样,我会更乖一点。”
“绝不。”

Raphael的目光都直了。
“我还以为我有生之年看不到这么俊俏可人的Michael了。”
“快闭嘴吧。”我把装着苹果派的盘子丢在他面前。
Lucifer•始作俑者•morning star吃完了他的那块苹果派,举起空盘子,扬起脸看着我。
“姐姐我还要。”
不知道为什么,我觉得他笑得有点儿得意。

他很快掌握了让我满足他各种各样小要求的方法。
比如说鼓着脸不开心啊,带着委屈巴巴的小眼神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啊,软声软气地喊Michael啊。
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我总是莫名其妙就答应他。

他很自然地分享了我的住所。
我的床。
甚至是我的被子。
有时候半夜醒来,怀里有这么个肉乎乎的小东西酣睡——我不想承认,这感觉有点上瘾。

我带着他把第四天逛了个遍。
他试图折下生命树的树枝。在拜访智者们的灵魂时,他用一个个刁钻古怪的问题把那群可怜人问得吹胡子瞪眼,唉声叹气。

他比我聪明得多,我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。他解开了一道我解不开的,需要用到历史、天文和哲学知识的数字谜题。运用演绎推理找到了我失踪了一百年的袖扣

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有一件事令他感到疑惑。
“他好像不喜欢我?”
有天晚上,我听见他轻声咕哝。
我知道他说的是谁。
“算了,我也不喜欢他。”他撇撇嘴,把被子拉到下巴。

他觉得没道理的。
因为,明明他已经可爱到,脾气古怪的Abraham都会忍不住揉揉他脑袋。

我也不知道那个人为什么不喜欢他。
很明显他是那个人很完美的作品。
他的学习能力足以把一直自诩聪明的梅塔特隆气得昏过去。

他很喜欢去伊甸园。
多次试图靠近那颗苹果树。
我提醒他那样可能会惹怒圣父。
他不以为然。
“为什么我一定要听他的?”